钱柜娱乐平台,钱柜777官网

周梅森: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

(2019-03-21 10:30)

    周梅森,江苏省第三届“紫金文化奖章”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八、九届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其40多年的文学创作实践中,为广大读者和影视观众奉献了大量堪称经典的文学和影视作品。著有中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中国制造》等,出版有《周梅森文集》等,改编制作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人间正道》《忠诚》等10余种,250余集。
    文学是时代的产物。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的变迁,要说的话、想说的话太多了。
    我觉得我这一生都很幸福,干着一个我很喜欢的事业。要做一件事,一辈子做一件事,把它做到极致,肯定要舍弃许多东西、许多爱好。
    我不是故意舍弃的,我就是喜欢在我的作品里琢磨人,琢磨一个精彩的台词、精彩的对话。
    生于这个时代,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
    我们幸运地赶上了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经历着时代发生的变化,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少有的大机遇。
    我对改革开放充满真实的感情。40年的改革开放是一个神话,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每一个个体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
    我今年64岁,做过煤矿工人,当过市政府副秘书长,做过生意,炒过股票,最喜欢的还是写作。
    我保持着每天至少写2000字的习惯,从早上10点到中午1点。1点吃午饭,下午就散散步。如果半夜恰好有灵感,就拿个小纸条记下来,到了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再写。
    我的人生道路,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
    可以说,我是改革开放坚定的拥护者。这也是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过的,也是民族复兴的一个时代。
    生于这个时代,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对这个时代,我们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对民族崛起的评价,应该是我们在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过上了从来没有的富庶生活。
    在我这个时代,有一部分作家正在从事反映时代的作品创作。
    我个人比较欣赏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巴尔扎克曾经在拿破仑像下写了一句话:“你用剑征服世界,我将用笔征服世界!”这句掷地有声的话,一直激励着我。我天生对现实生活有一种天然的兴趣,天然的敏感。
    我长期关注经济社会发展,置身时代的建设之中,我参与的事情特别多,领域也比较广,如炒股,投资,拍电视。
    我认为必须要有一部分作家坚持反映这个时代,为这个时代的人民写作。
    作家进行创作,第一要有底气,第二要有勇气
    我省要求建设文艺精品创作高地。那什么样的状态算是高地?《人民的名义》算不算高地?
    反贪腐大剧《人民的名义》播出后收视率屡创新高,在各大媒体引发观众热议的同时掀起网络狂欢,“达康书记”表情包、同人文、弹幕等迅速走红。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因为《人民的名义》反映的是现实生活。
    我认为,作家进行创作,第一要有底气,第二要有勇气。
    底气是你有没有本事把这个人物生动写出来,有没有本事把这种现象用文字呈现出来。
    面对真相,你敢不敢正视?你有没有道德底线?有没有道德标准?如果你什么都没有,那就不成。
    面对真相,需要勇气,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我认为不能违心写作,也不能唯口号写作。一边想着要赚很多很多钱,一边想着没有任何风险,要有这两种想法,你绝对写不出所谓的高峰,没法创作文学艺术的高峰。
    我希望,更多的作家艺术家,要练好自己的内功,要有本事反映这个伟大的时代。起码要遵守常识,不能写出违反常识和没有因果逻辑的作品。
    我创作坚持要秉着作家的良知,要遵守社会常识。
    我不为名写作,不为金钱写作。
    基于这种底线,《人民的名义》得到广大读者热情洋溢的欢迎。这是我写书几十年生涯没有遇到的事情。
    自从《人民的名义》大热之后,在街上,六十多岁的我一下子变成网红了。
    最有意思的一次,我在火车上,有人要跟我换座位,一看到我就帮我提行李,围着我跟我聊天。
    这说明老百姓拥护讲真话的作品,反映群众心声的作品,关注人民生存生活状态的作品。
    只有直面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江苏文化氛围非常好,一直鼓励高水平文艺创作。
    我对改革开放的成就是肯定的,我的反腐小说是在肯定成就的基础上谈问题。
    我的小说没有把两极分化归结为改革开放,也没有把现实生活说成一片灰暗,这不是我创作的初衷。
    改革开放走到今天的深水区,经济社会生活中局部有些矛盾比较突出,我觉得反腐绝对不能放松。
    反腐是为了让队伍更加纯洁。我经常思考信仰是什么,在作品中也多次讨论过信仰是什么。
    《人民的名义》剧中,老检察长陈岩石给同志们上党课,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次对日作战中,共产党员的“特权”就是“扛炸药包”,一位15岁的尖刀班战士在战场火线入党后,扛着炸药包冲锋陷阵流血牺牲,成了“一天的共产党员”。
    这就是信仰。
    有的人认为在作品中写反腐,是把矛盾揭发出来了,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负面影响。
    我认为,反腐反到今天,恰恰只有直面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江苏要建设文艺创作精品高地,要成为文化高峰,这就需要有大胸怀,大境界。
    我们创作文学作品,可以有不同的出发点,有自己对社会的观察,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可写小情小爱,可写小资情调,可选择的点很多。
    但是我选择为中国的读者写作,因为中国读者养活我。
  
    因为是他们买我的书。全世界各个国家翻译我的书,但也没有国内读者多。
    文学创作难度也比较大,敢说真话也会有压力,很多作家不愿意担当。
    现在影视为什么会出现抗日神剧、大女主剧?这就是投资方和创作者不想负责,又想赚钱,就拍打鬼子,怎么猎奇怎么拍,现在卖不动了。
    这种缺乏境界胸怀的创作倾向,一度造成国内略显尴尬的文艺现状。
    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创作者是要承担风险、承担责任的。现在很多人不愿意承担责任。这需要有信仰和胸怀的创作者担当起文学真正的使命。
    来源:群众杂志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